恶蕤

孤寡

在“学店”里无聊的度过了好久,终于磨到国庆了;只要能不死,人的意志就慢慢被磨灭了;明天出发去直隶看看洋务运动的核心城市。不知道我的心是否能一直在路上,心和腿之间的离合能否达到联动点。

评论(5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