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蕤

孤寡

多少山河破碎君王美梦破

出了天津火车站闻到了一股上海的味道,然后就是走,没多久就走到了海河边上住了一家青旅;隔壁就是意式风情街,就喜欢晚上没事坐在海河边或者去风情街走走,喜欢那种感觉;国庆天气阴阴的,在我离开天津的那天运气很好,一大早在青旅的窗口拍了这张照片,意外的发现居然能看到天津之眼。

政治,是一种孤独而且没有其他本事的人;渴望受人尊敬而采用的幼稚的方式。

我在滨海,今天我所见到的一些画面,似乎曾经梦见过;骑着小黄车在林荫道上,树梢撩拨天上红色的云。时空去弥补破碎的缝隙。

在“学店”里无聊的度过了好久,终于磨到国庆了;只要能不死,人的意志就慢慢被磨灭了;明天出发去直隶看看洋务运动的核心城市。不知道我的心是否能一直在路上,心和腿之间的离合能否达到联动点。

看看长春的天和云我就信了秒速五厘米中的那些画面的存在。